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美文阅读

国务院减贫工作开始了!

2015-10-13 9:20:58点击:

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将于10月16日在北京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并作主旨演讲。昨日,国务院扶贫办就扶贫工作进展和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及扶贫日活动安排在国新办举行发布会。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在发布会上透露习近平出席的消息。他介绍,习近平将在主旨演讲中阐述中国政府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全面推进扶贫攻坚的举措。

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昨日表示,要完成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任务,根据测算平均每个月要减贫100万。

2014年国家统计局的统计监测公报显示,我国还有7017万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距离2020年的截止期限目前仅剩6年。他说,近一段时间国务院扶贫办对这组数据进行了分解,六年时间7000万,每年要减贫1170万,平均每个月要减贫100万。

据他介绍,2013年我国减少贫困人口1650万,2014年减少1232万人,连续两年都完成了减贫1000万人以上的目标任务。照前述数据推算,2013年平均每月减贫137.5万,2014年平均每月减贫102万。今年虽然也有经济下行、就业难度加大等压力,但他表示按趋势判断,今年再完成减贫1000万人的目标有望实现。

不过,洪天云仍认为完成2020年目标“时间非常紧迫、任务非常繁重艰巨”,他说,“如果没有特殊的重大举措,要完成这个任务非常艰难。”他指出,目前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压力已经全部传导下去。同时国家层面的扶贫大数据正在加紧完善之中,了解的数据包括7000万贫困人口在哪、在什么区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贫困、有什么需求、怎么帮扶。

洪天云介绍,围绕2020年目标,从2013年底开始,全国各地再次动员,以实施精准扶贫为核心,全面开展贫困识别,对贫困人口全部建档立卡,即上述的扶贫大数据;他透露说,通过建档立卡,初步汇总起来还有上千万贫困人口生活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这五年时间国家要下最大的决心进行易地扶贫搬迁。另外,通过初步分析,贫困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病致贫,占到建档立卡贫困户的42%,将医疗、卫生、保健各项措施跟上去,解决一批人口的贫困问题。

洪天云说,通过几个一批解决以后,对一部分人没有劳动能力、又没有其他谋生手段的贫困人口,国家已经建立了全覆盖的农村低保,将通过低保把这一部分人基本兜起来。

观察

中国国家主席将首次参与减贫论坛并作主旨演讲

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是由国务院扶贫办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自2007年开始共同举办的机制化、品牌性的论坛。此次论坛大约有300人参与,其中国际代表约有100人,有关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以及国际组织负责人将出席;部分国家的政府部长级代表、部分国家驻华使节也将应邀出席。

洪天云透露,目前确认出席的有老挝、乍得、克罗地亚、柬埔寨、玻利维亚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卫生组织金砖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国际组织的相关负责人也将应邀出席。

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主题是“携手消除贫困,实现共同发展”。论坛分大会和“国际发展议程与精准扶贫高级别会议”两个阶段,16日上午举行的大会上不仅习近平将发表主旨演讲,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将发表视频致辞,并派一位副秘书长作为特别代表出席大会。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这是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自2007年举办以来,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参会并作主旨演讲。

北青报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自2007年以来几乎每年举行的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都有一名中央领导出席大会并致辞,但多是国务院副总理,如现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前任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两人在以副总理身份出席时还有一个点即都兼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长。

对此次论坛规格升高,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解释称,2015年对于全球减贫进程和中国扶贫开发事业都具有重要意义。刚刚结束的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了以“消除一切形式的贫穷”为首要目标的2015年后发展议程,全球减贫进程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中国政府从战略高度重视扶贫开发事业,已经吹响了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赢扶贫攻坚战的号角。在“十三五”规划中也将专门部署扶贫开发工作。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这也与习近平个人对扶贫工作的重视有关。国务院扶贫办在发布会上准备的资料透露,2015年以来习近平将扶贫开发作为全年工作和调研的重点,先后到云南、陕西、贵州等地调研扶贫工作,在延安、贵阳两次召开扶贫攻坚座谈会,发出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如期脱贫的动员令。

回应

广西马山扶贫问题

违规3048人已全部暂停享受扶贫政策

审计署日前对地方精准扶贫落实情况审计发现,广西马山县有3000多扶贫对象不符合建档立卡的标准,2014年有近9%的脱贫人数属于虚报。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昨日就此回应:“不论是谁,只要侵害了老百姓的利益,特别是最困难老百姓这点救命钱,想在这儿占便宜的时候,我们是绝不会放过的。”

洪天云昨日首先肯定审计署曝光问题“是客观事实。”他说,“这次问题曝光出来后,广西自治区政府高度重视,已经组织专门人员进行详细核查,相关的处理程序和处理结果出来以后,我们会给媒体一个全面的交待。”据悉,马山县政府已于9月初对有关情况进行了核实,其中超过贫困标准的3048人已全部暂停享受扶贫政策,在此基础上还要按照有关规定追究责任。

他表示:“我们国家现在支持贫困乡村政策比较多,有时候我们基层干部在运用这些政策、落实这些政策的时候出现了偏差,要有一个有效机制能够及时进行纠正,而且跟老百姓有一个说法,特别是向社会有一个公开的回应。”他表示国务院扶贫办愿意出现问题不回避,把问题公开出来,认真处理好。

按照中国政府的统一安排,10月8日,国务院扶贫办已派出了由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带队的3个督查组,分赴包括广西在内的28个省区市进行检查。

世行调整贫困线

扶贫办表示“并非各国扶贫依据”

据新华社报道,世界银行于10月4日将国际贫困线标准从此前的一人一天1.25美元上调至1.9美元。昨日有媒体询问,照此标准中国将有多少贫困人口?中国如仍沿用现行标准是否会造成贫困人数被低估?

国务院扶贫办国际合作和社会扶贫司司长李春光在发布会上回应称,世界银行制定的贫困标准,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都是参考世界银行的标准,根据本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情况,制定本国的扶贫标准。

李春光强调:“需要明确的是,世界银行制定的扶贫标准主要是用于国别比较,并不是作为各国扶贫工作的依据。”他透露说,世行新标准出来以后,我们国内的相关机构和组织也正在研究测算,目前还没有出来。

李春光介绍,中国现行扶贫标准是2010年不变价的2300元,每年都会根据物价指数等因素相应调整。北青报记者按照一年365天,将中国现行扶贫标准比对目前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折算后,得到每人每天0.9962美元,不足1美元的标准。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在世行将贫困线从1.25美元调整为1.9美元之前,中国国家扶贫标准线与世界银行的名义国际贫困标准线的距离为史上最近。

本组文/本报记者 邹春霞

本报评论:扶贫为何变成救济“富人”

本报评论员 樊大彧

今日社评

广西马山县有关部门慷国家之慨,大规模地派糖,这份名单中有多少人身居官场,有多少人与官员沾亲带故,都需要调查清楚。这些人也许足以构成这个县的官场样本,也许就是这个县的“江湖”。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洪天云昨天回应“广西马山县虚报脱贫人数”报道时指出,马山县政府已于9月初对有关情况进行了核实,其中超过贫困标准的三千多人已全部暂停享受扶贫政策。此前,国家审计署审计发现,广西马山县认定的扶贫对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扶贫建档立卡标准,其中有343人是财政供养人员,有2454人购买了2645辆汽车。(相关报道见A4版)

扶贫是涉及百姓切身利益的民生工程,然而广西马山县却找来几千富裕者充当扶贫对象,将国家公帑当做可以随意派发的糖果,扶贫对象竟然是“富人”,这一审计结果让舆论哗然。扶贫资金是国家支持、扶持贫困百姓的钱,是最困难老百姓的救命钱,也是他们走向更好生活的“种子钱”,广西马山将扶贫资金用于救济三千多“富人”,某种意义上这也意味着,有同样多的穷人可能失去了被救济的机会。这种行为明显侵害了当地百姓,特别是最困难百姓的切身利益。

广西马山县救济“富人”一事目前还在查处之中,尽管整个事件还没有最终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违法乱纪现象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好经让歪嘴和尚给念坏了”。贫困地区扶贫资金在管理使用过程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虚报冒领、挤占挪用、贪污侵吞和损失浪费。2013年,审计署对扶贫资金进行了一轮全面审计,暴露出的问题令人震惊。为了解决扶贫资金管理使用中的突出问题,2014年,国务院扶贫办改变了扶贫资金管理机制,将扶贫资金、项目的审批权下放到县,以便让省、市政府承担起监督职能。

把扶贫资金、项目的审批权下放到县,可以加强地方的监督职能,同时让扶贫更为精准。这本来是中央的一项好政策,然而,我们看到像广西马山县某些扶贫官员那样的“歪嘴和尚”,一朝权在手,立刻就化身为圣诞老人,把扶贫变成了“派糖”。这类事件反映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央政府的政策,在一些地方上没有转化为有效的制度,甚至有些地方政府,在获得中央授权后,不是以权谋事,而是以权谋私。

尽管对广西马山扶贫事件的调查还没有结束,但毋庸置疑的是,事件背后肯定存在一群苍蝇,他们侵害了百姓的利益。而且,在这个简单结论的背后,很可能还隐藏着更为严重的问题。我们看到的是,刚刚获得一些财权的地方政府,抬手就将真金白银派给了当地的“富人”,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个“富人”名单是怎么产生的?

国家审计署曝光的广西马山扶贫事件中,有两个核心事实。一是该县认定的扶贫对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扶贫建档立卡标准,他们是接受扶贫的“富人”;二是,该县将收入低于国家标准2272人认定为脱贫。也就是说,这个县为了给“富人”派糖,而让2000多“穷人”强制脱贫了。广西马山县有关部门慷国家之慨,大规模地派糖,获得好处的3119人是如何产生的?这份派糖名单恐怕不会是随机摇号产生的,名单中有多少人身居官场,又有多少人与官员沾亲带故,都需要调查清楚。这3000多人也许足以构成这个县的官场样本,这些人也许就是这个县的“江湖”。

发生在广西马山县的违规认定扶贫对象事件,从表面上看是地方官员以权谋私侵害群众利益,但其规模之大,已足以令事件性质发生改变。这起事件目前暴露出的不多的事实,已可令人管窥当地政治生态的恶劣程度。它同时也提醒我们,在中央下放扶贫资金审批权之初,地方监督职能尚未完全发挥作用时,一些基层政府部门趁机滥权,他们的胡乱作为危害极大,不可小觑。这起事件值得高度重视,需要彻底调查,这样既可为以后的简政放权工作提供借鉴,也可为治理地方政治生态找到反面样本。